密斯赫妮

自娱自乐 勿上升蒸煮

©密斯赫妮
Powered by LOFTER

【Hannibal RPF】My Obsession 如痴如狂 01

My Obsession 如痴如狂

by Alysana


Hannibal (TV) RPF 美剧汉尼拔真人

Mads Mikkelsen麦德斯·米克尔森/Hugh Dancy 休·丹西


翻译自AO3,由于始终联系不上作者,我又很喜欢这篇小说,就决定先翻译着,侵删/勿转/自娱自乐


====================


第一章  经验尚浅


早在第一次的角色讨论会上,对麦德斯的渴望就已经潜伏在了休的脑海中。


一间小会议室中,剧组的主要演员和工作人员围坐在覆满了剧本、合同的椭圆形桌子旁进行着每月两次的角色讨论会。长达两个小时的激烈交谈与讨论,使得本来就很狭小的房间变得像个闷热的蒸笼。休早早地喝完了自己的那瓶矿泉水,羡慕地瞟向麦德斯面前的那瓶未曾打开的。这个男人坐在他的对面,紧挨着制片人。所有的一切都看起来一如往常……


“我们还没有最终确认到底观众更想看到汉尼拔和威尔的感情往哪个方向发展。”监制人布莱恩说着,而他看起来一点也不像其他人那样精疲力尽。可能,麦德斯看起来也有些恢复了精神,但这也许是因为这个丹麦人不寻常的沉默。他几乎没有参与今天的讨论。


“干脆让他们俩结婚算了”,编剧杰夫轻笑着,“那将会是一个戏剧性的转折!”


休强迫自己扯出一个略带苦涩的笑容,而麦德斯却根本没有在听,他一直心不在焉地看向窗外。“或许他也想从这逃出去把”休想着。


布莱恩突然打了个响指,引起了大家的注意:


“言归正传,我们是不是已经跨过兄弟情这条界线了?”这个监制人向大家作出一个得意洋洋的表情,“是不是从我们决定要将威尔·格雷厄姆和克莱利斯·斯塔林这两个角色和在一起的时候开始的?”


有一些东西在休的心里激烈的撞击着,他有些惊慌的瞥向他的同事麦德斯,而后者慵懒地看着布莱恩,就像一只高贵而又懒散的猫。


“NBC会允许我们引入这段,呃,这段不寻常的关系吗?”迈克尔问到,他和其他在座的其他人一样并未完全搞懂布莱恩是否还在开玩笑。


“你永远都可以和电视台讨价还价”,布莱恩的回答愉快地消除了大家的疑虑,“最关键的是我们应该怎样为观众奉上这道菜。”


布莱恩向麦德斯眨了眨眼睛。


“我们必须要谨慎,”丹麦人冷静地回答着,“我想我们务必要想办法让观众们做好准备,并且所有的进展都要在我们的掌控中。”


休突然感到脸颊一阵发烫。最初大家只是在开玩笑,但现在却已经开始不苟言笑地讨论上怎么把汉尼拔与威尔这段”不寻常”的关系展现地更加浪漫,甚至性感。而麦德斯似乎也是一副司空见惯的样子。


“我们无畏的侧写师是怎么想的呢?”布莱恩看向休,二十多双眼睛也齐刷刷地看过来。在仅有的几秒钟里,休飞快地回顾着自己曾经演绎过的角色。他当然记得《欲孽迷宫》,可情况不同的是,现在他甚至不需要去亲吻一个长相丑陋的男孩。是埃迪·雷德梅尼对吧?在那次之后,他似乎有意无意地回避出演同性恋这种角色,但现在看来这种回避终究还是要被打破。休无奈地看向他的那些同事们,最终将视线停留在麦德斯身上。这个丹麦人毫不避讳地看着他,他那暗色的双眸几乎变成了黑色,他的嘴唇突然闪现出一丝笑意。


“为什么不呢?”休略带挑衅地反问道,并未断开与麦德斯的对视,他补充道:“我想,确实有必要从这个角度出发去展现这段关系。至少,我代表我的角色保证可以演绎好任何你希望展现给观众的情节。”


“嗯,甚至包括床/戏吗?”布莱恩调笑道。会议室里开始噪杂起来,有人轻笑着,有人窃窃私语着。


休从内心深处发出一股陌生的颤栗。他还不习惯像这样的场合,工作永远都只是工作。但是,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有些东西变得不一样了。他知道布莱恩当时只是开玩笑地问了他,但当下他的大脑一片空白。他真的不知道应该如何作答,不知道应该如何从容地一笑了之。


大家都在相互讨论着什么,只有麦德斯依然看着休,眼神平静,薄唇上的微笑却带着一丝讽刺。今晚,这个丹麦人第一次拿起手边的矿泉水瓶,打开,慢条斯理地喝了一口。休看着他也跟着做了个吞咽的动作,这种感觉有些奇怪,略微的刺痛感在他的体内散开。


“小休还没有足够的床/戏经验。”麦德斯和布莱恩调笑道。


休窘迫至极,从而错过了反击的时机,而布莱恩边煞有介事地点点麦德斯的肩膀,边打趣着他曾经参演过那部电影——《最爱还是他》。在这之后,他们之间的对话回归到了相对安全的轨道。


当他们终于可以回去休息的时候,休已经从之前的窘迫中缓了过来。他感到有些心烦意乱,一种介于无名的伤感和烦躁之间的感觉令他摆脱不得。最近,他愈发地觉得自己的情绪变幻莫测。要么想把自己灌醉(他确实这么做了),要么就是每天晚上窝在家里把时间浪费在那些愚蠢的脱口秀上。像解开鞋带这样的琐事都能轻易的让他感到沮丧或是愤怒,特别是当拍摄进度因为一些“自然”因素延后时,比如那些无法预估的狗演员们会让他感到焦躁。他几乎很少打电话给妻子克莱尔,上一次通话时他们争论不休并以摔断电话告终。总而言之,休为妻子讽刺性的言论感到烦躁不安,“她那无微不至的丈夫只是患了持续性的经期综合症而已”,但休的一位老朋友却给出了一个更为贴切的诊断“中年危机”。


“你不能只是得过且过,休”这位老朋友曾经在酒吧里喝着一杯又一杯的嘉士伯对他说。“你需要一些改变,一些能刺激你回归正常的改变。你现在需要什么?一辆新车?一栋别墅?一个新的工作?还是你或许想要旅行?”那时休并不知道应该如何作答,又或许他知道答案,只是不想承认罢了。


角色讨论会结束后,休缓缓走向停车楼,麦德斯突然追上他。


“布莱恩今天有点奇怪。”这个丹麦人一边说着一边点了一支烟。


休撇了一眼这位朋友手里的烟。他自己并不吸烟,从不,甚至不曾尝试过,但现在他却有一种无法抑制的冲动想要点一支。这种冲动来得太突然,以至于血液一下子冲上这个英国人的脸颊。


“我不认为他是认真的。”休喃喃地说道,将他的双手深深地插入夹克的口袋中。此时此刻的多伦多寒风刺骨。


“谁知道呢。”麦德斯笑道。他吸了一口香烟,吐出的苦涩的烟味随着寒风径直地扑向休的脸颊。休深深地将其吸入,吸收着这种气息。麦德斯的气息。


“尽管我觉得对你来说这不见得会是一次不好的经历。”麦德斯突然说到。休差一点呛到。他的心脏狂跳,并有些刺痛。


“为什么?”他问的急促。


丹麦人转身面对他。


“我发现一提到‘拔杯’你就开始变的焦虑不安……”


“拔什么?”


“就是关于我们的角色向着‘不只是朋友’的关系发展。我知道你缺乏这方面的经验,这种场景的演绎并不可怕,但是你必须要先克服你自己的疑虑和内在的邪念,提高你作为一名演员的专业水平……”


“你是说我不够专业吗?”休破口而出。


麦德斯停下来,他们刚好走到了他的丰田车旁。


“这就是我想说的。”丹麦人呼出最后一口烟,碾了碾仍在地上的烟头。“为什么这些对话总会让你这么暴躁?”


“这些对话没有让我感到暴躁。我根本不在乎。工作就是工作。我只是真的很累而已。”休不知道应该如何更迅速地结束这次的对话。当然麦德斯也并不是像心理学传奇人物汉尼拔·莱克特那样善于交谈,但他还是一针见血地指出了休的弱点。差一点,就差那么一点点,休就要放弃了,与麦德子的合作愈发的困难了。或许是因为当这个丹麦人直视他的眼睛的时候,他的大脑就会变得一片空白;或许是因为那香烟的气息变得比刚刚修剪过的草坪或克莱尔的香水还要清新悦人;又或许是因为每天的早上他想的不是要怎么演绎这一天需要的情景,而是在想要如何与麦德斯一起去演绎这些情景。这种所谓的“兄弟情”确实有帮助,因为休所展现的威尔的疑惑,威尔那种对于莱克特博士抑制的吸引力,也是休对于自己的感情的宣泄。


到底应该怎么克服这种危机?答案显而易见。他被麦德斯·米克尔森吸引。就像女心理医生贝德莉娅·杜·穆里埃所说的,着了魔似的。着了魔似的想法,着了魔似的臆想,着了魔似的渴望。愈演愈烈。他可能永远无法克服......


“明天见。”休喃喃地说道,在风中瑟瑟发抖。没有等到回话他就径直走到了自己停在不远处的萨博车。


看来睡前他真的需要喝一杯威士忌了。



TBC


评论(4)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