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斯赫妮

自娱自乐 勿上升蒸煮

©密斯赫妮
Powered by LOFTER

【Hannibal RPF】My Obsession 如痴如狂 02

My Obsession 如痴如狂

by Alysana


Hannibal (TV) RPF/美剧汉尼拔真人/慢热

Mads Mikkelsen麦德斯·米克尔森/Hugh Dancy 休·丹西


翻译自AO3,由于始终联系不上联系作者,我又非常喜欢这篇小说,就决定先翻译着,侵删/勿转/自娱自乐


第一章  经验尚浅


说实话这一章我真是翻译到吐血...



====================



第二章  香烟的气息


休无法得知这一切是从何时开始的,这是一种深深地吸引、迷恋和感知。他唯一确定的是他对麦德斯的痴迷开始于十年前,在他们一起参演《亚瑟王》的时候。与其他演员不同,这个丹麦人操着一口蹩脚却又流利的英语(丹麦特有的咬舌口音日后也成为了他的招牌),拥有着一副非比寻常的容貌,以及那双琥珀色眼眸中一瞬即逝的顽劣。早在那时,就有着某些东西悄无声息地吸引着休的注意,也就是在那时休偏爱于与这个看似有些不羁的丹麦人相处。他们很快地成为了朋友,但在电影拍摄杀青后生活却将他们分隔异地。他们工作和生活在两个没有交集的世界里,当休在美国演戏时麦德斯却已经回到了丹麦,而当麦德斯到美国拍摄《007:大战皇家赌场》时休却在英国老家。他们就这样失去了联系,他们的友谊也在繁杂的琐事中日渐消退。在过去的这些年里,休不但结了婚有了孩子,还在西海岸有了一个安逸的家。


之后,命运又一次让这两个人走到了一起。休还清晰地记得,那是一个周二,阴雨连绵不断就像昨天那样,他与布莱恩相约在洛杉矶的一个星巴克。布莱恩提出希望休能参演他的新剧。


“哪个新剧?”休边喝了一口咖啡边询问道。


“是一个电视剧,关于汉尼拔·莱克特的。”这个英国人听后险些呛到。突然觉得这一幕似曾相识吗?七年前,他试图参演一部关于汉尼拔·莱克特的电影。当他几乎要得到这个出演这位连环杀人犯的机会时,加斯帕德·尤利尔也就是后来少年汉尼拔的扮演者出现了。


“我在里面演哪个角色?”休问道,试图掩饰自己的一丝期许。“威尔·格雷厄姆。”这突如其来的答案使得休的内心充斥着失落与愤怒,使得他无心再继续询问合同或其他什么的细节。正当他试图开口回绝的时候,布莱恩抢先说道:“你根本无法相信我选了谁来出演汉尼拔这个角色!”在一个戏剧性的停顿后,布莱恩继续道:“麦德斯·米克尔森!”。休缓缓地将杯子放在桌上,如果布莱恩能仔细地看看休的脸颊,他就会立刻看到这个英国人那双突然放大的眸子。天知道休的心脏是如何漏跳了一拍,天知道休的耳朵是如何突然泛红的。不,休并未爱上麦德斯,至少不是那时。但是他记得他,尽管这么多年过去了,他竟然如此渴望再次见到他。然后,他说“好的”,接受了这份工作,不假思索地接受了这份工作。仅仅一个简单的单词就已经足够改变他最初的想法,那就是“麦德斯”。


岁月无情,对于麦德斯来说也不例外。是的,他老了,多了些城府与老练,双眸中原本的玩世不恭被些许贵族式的忧郁所替代。那些无懈可击的举止和谈吐恰到好处地与优雅相结合,使他看起来完全符合美国人对欧洲人的印象——刻板却又神秘。他的出现迅速地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休的仰慕之情显然被众多的爱慕者所掩盖。在场的每个人都知道这个丹麦人有多么的优秀,他对《007》中大反派的完美诠释使他一举夺得了包括戛纳电影节最佳男演员在内的很多奖项。休不得不承认,这种再见到老朋友的喜悦中掺杂着些许苦涩的羡慕之情。休已年近四十岁,可他的成就有哪些呢?在过去的十年里,又有什么成就是他可以拿出来炫耀一番的呢?这可能是导致休的“危机”出现的重要因素。


他们之间的友谊被重新拾起。休为此感到无比的欣慰,因为麦德斯并没有忘记他。新的剧本开始变得很容易把握,每天的工作开始变得轻松愉悦。但是,有些东西慢慢地在休的心里生根发芽,被着魔的迷恋与暗藏的羡慕所滋养着,暗流涌动。休并不是很喜欢莱克特博士靠近威尔的那些桥段,因为那会使休的心里产生莫名的悸动。尽管如此,在聚光灯与摄像机的簇拥下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发生,因为镜头会毫不留情地捕捉一切。休从未有过这样的拍摄体验,从未有过任何一名演员像麦德斯这样让他感到如此局促不安。


在采访节目中,休不止一次地表示感到十分荣幸能与麦德斯再次合作。但他永远不会向任何人坦白的是,这个丹麦人是他的偶像,是他的榜样,是他心里那些着了魔似的念头的来源。没有人知道的是,休反复阅读了所有关于这个丹麦人的报道,反复观看所有他参演过的电影。每个夜晚,他都会戴上耳机,看着英文字幕,无声地跟随着剧情一起念出电影对白。他想象自己也在这些电影里,想象着自己将如何诠释这样或那样的桥段。在睡梦中,他也许会梦到自己与麦德斯并肩站在红毯上,又或许是一起出席“奥斯卡”。这种半梦半醒的臆想使得休的大脑不停地变化场景,有时他们站在红毯上,有时他们在湖边钓鱼,还有时他们在公园中散步。休企图将这些抛诸脑后,因为这些要命的臆想正在他的身体里无法抑制地发酵着,他看不透它们。休竭力地想保持住专业素养,将麦德斯视作一名演员,但在他的潜意识里,总有一些无名的欲望正在伺机撕开他优雅的伪装,企图在春梦圆中获得自由。休为此感到无比的羞愧、不安,同时又有些许的兴奋、刺激。


这是一种着了魔似的迷恋。这个丹麦人充斥着休的思想,当然,在他们每天的交谈中就可以轻而易举地察觉到。这个英国人要么远离麦德斯甚至避免与他对视,要么强迫自己追随着他甚至在他吸烟的时候也跟着他。然而,有时候他们却只是静静地站在那儿。麦德斯会笑着点燃一支香烟,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而休会坐在他的身旁,抬头仰望着摄影棚的上空。没有人会真正在意主演的行为举止,因为休表现得有些不同寻常。他会因为一些小事与大家争论不休,他会歇斯底里地工作到力竭,他会提出休息只因为他想要放松一下。每一个人都知道其中的原因,他们猜测着这些都是因为休在嫉妒他那功成名就的老朋友。但是,说真的,休并不在乎这些。


这一切都源于那次角色讨论会后的危险之举,都源于布莱恩第一次严肃地质疑汉尼拔与威尔之间那种模棱两可的关系。与麦德斯“更进一步”的合作像抽丝剥茧般地,将他内心深处的那些只出现在梦境中的臆想展现出来,不分时机的展现出来。


他们正在拍摄威尔在狱中服刑的场景。休像困兽犹斗般地不停地指控着莱克特博士的种种,而麦德斯静静地听着,不时的带出几句编剧写好的讽刺性言论。所有的一切都进行的如此完美。然而,正当汉尼拔轻点着挂在墙上的仪表盘时,监狱的门被打开了。


“你在做什么?”休按照剧本表现出他的惊恐。


麦德斯走进“兽笼”,缓缓地走向休,而休却一步一步地后退着,直到他的后背抵上那面道具墙。麦德斯并没有停下来,继续靠近他。两架摄像机正在同时进行拍摄,伴随着机器特有的那种难以被察觉的轰鸣声。一台正在拍着麦德斯,另外一台对准了休。他的心脏狂跳,看上去他已经完全变成了威尔·格雷厄姆,那个正在被精神扭曲的食人魔接近的威尔·格雷厄姆。


“医生......”这个英国人低语着,却在麦德斯靠近他时变得有些口吃起来。剧情轻轻划过他的脑海,使他觉得有些头重脚轻,他的胸口阵阵发紧,就连呼吸也开始变得急促起来。


“让我来帮你吧,威尔”,麦德斯沙哑地念出台词。他闻起来就像产自古巴的上好烟草,有些别致,好像只有他身上才会出现如此气息。


休的眼睛轻轻地扫过他那华丽的领带看向光滑的下颚,又从那闪耀的袖扣滑向放在胸袋中的手帕,再向上,看向他那带着些许笑意的双唇......哦,上帝……休完全忘记了接下来的台词。这种近距离的接触,使他的大脑终于不听使唤地罢工了。拍摄还在继续,布莱恩还没有喊停。在鸦雀无声的房间里,看起来他们只能靠自己了。一番挣扎后,休强迫着抬高了一点视线。那挺直的鼻梁,那锋利的颧骨,最后,那双眼睛,深邃的双眸,就好像仲夏的夜晚。太近了,他们之间的距离太近了。这时,麦德斯坠下眼帘,休当真觉得他在看向自己的嘴唇。丹麦人嘴唇微张,休再一次闻到了那香烟的气息。他突然有些眩晕,感觉到血液瞬间冲上了大脑。然而,休,彻底地放弃了挣扎,丢盔弃甲,轻轻前倾,靠向那个像是被施了魔咒般的微张的嘴唇。


“停!”布莱恩大喊了一声。而那个想要靠近麦德斯的休被赫然一声吓得魂飞魄散,迅速地意识到自己即将要犯下的错误。他的脸颊通红,心脏就像是被一双冰冷刺骨的手蹂躏着。麦德斯退后了几步,留下一个相对舒适的空间在他们两人之间。


“休!”布莱恩突然从椅子上起身,令休感到毛骨悚然,不安地看向他。


“休!刚才简直是太精彩了!”监制人拍了拍他的肩膀,“这种不同层次的情感交织,我想这正是观众们所期待的,这种含糊其辞、模棱两可的感觉!我甚至可以发誓在那一幕你是在渴望着汉尼拔·莱克特!”


休的双腿几乎无法再支撑他的身体,谢天谢地他是靠在道具墙上的。麦德斯邪笑,从口袋中摸索出一包已经打开的香烟,走开了。


“这种恐惧中夹杂了煽情,正是我想要的!绝对的‘兄弟情’!在边缘上游走的感情!”布莱恩继续着,“我们准备用蒙太奇的手法展现出你看向的是一头雄鹿!哦,我真的等不及看到处理后的画面了!”


“一头雄鹿?到底他妈的在搞什么?”一个声音在休的脑海里尖叫着。他的心脏砰砰直跳,他的口腔干涩。不!这不可能!休意识到他身体的变化。谨慎地瞥向下身,他松了口气,宽大的狱服恰到好处地隐藏了他的失礼。


“休息。”麦德斯说道,并径直走出了摄影棚。


“是,是,休息……”布莱恩已经转身去琢磨其他的桥段了,摄影师关上摄像机也走了出去,休摆手示意化妆师不用过来补妆。他不知道是否有人注意到了他迫切的渴望亲吻麦德斯,就算其他人并未注意到,他们也可能在回看时察觉到。这种恐惧使他的胃部一阵痉挛,这个英国人也急需走出去透透气了。


一阵微风佛过,人头攒动,很多人休都不认识,整个摄影棚内可能同时有几个剧组在拍摄。两个摄影师在角落里吸烟,有意无意地瞥向休。休正在寻找麦德斯。最终,他发现了身型精壮的丹麦人。在十一月的寒冬里,麦德斯站在一棵仅剩枯枝落叶的树下。休走向他。


“很辛苦,不是吗?”麦德斯并没有笑,但是他的眼睛里闪烁一丝顽劣。


“是啊,这一幕挺难的”,休小心翼翼地说道,靠在树上,合上了双眼。可能在他的潜意识里,他渴望这一切可以再一次发生。他渴望麦德斯可以再一次接近他,而休可以再一次感受到他的气息扑向自己的嘴唇。真希望能再一次感受到这种气息以及品尝到麦德斯的味道,而不是被布莱恩的“停!”所打扰。


这个丹麦人一直站在原地,一边慵懒地吸着手中的香烟,一边煞有介事的看着他的搭档。


“你想要什么?”麦德斯笑着问道。


休睁开双眼,看向他。


“什么意思?”


“在布莱恩喊停之前,你想要做什么?”麦德斯的笑容,让休觉得这个丹麦人在戏弄他。哦,上帝!他知道了!他知道休渴望他,他知道他的挣扎和臆想!休的心脏就要跳出喉咙了,与其说他感到害怕,倒不如说他觉得有些愉悦。麦德斯看着他,呼出一口烟。看起来他的眼睛里暗藏着笑意,从他眼里流露出的自信与满足,对于这个英国人来说,可以看作是一种——许可。所有的迹象都好像在说:“你知道,我也知道,那我们为什么不付之行动呢?”依然有些震惊的休走向麦德斯,他们之间靠得甚至更近了,可能距离只有十厘米吧。休完全失去了控制力,特别是麦德斯并没有闪躲,没有离开,甚至没有移开视线。麦德斯站在那里,带着一丝自信的笑容,看着他,等待着。这一次休甚至做不到再稍稍向前靠近一点。


“麦德斯,布莱恩在叫你!”某个助理呼喊着。


休差一点就要诅咒这个可怜的助理了。


“你很棒。希望布莱恩不会有什么问题。”麦德斯扔下了那支还未吸完的香烟,快速地走进摄影棚。


休看着他,一种陌生的感觉涌上心头,失落、气愤与恐惧交织在一起。说不定他们被打断是件好事呢?谁又知道麦德斯到底在想些什么。或许只是休单方面的认为丹麦人是默许了,又或许他的这种试探会以鼻骨断裂告终。总之,麦德斯是一个有家室的人,他是一个完美的父亲,所以为什么他要默许他的同事作出一切奇怪的行为呢?是啊,很有可能他们误解了对方。上帝保佑那个可怜的助理,否则他们之间的友谊将会毁于一旦,就在一棵见鬼的树下。


阳光逐渐被乌云所遮挡,寒风凛冽。休打了个寒战。现在,他开始觉得有些受伤了,也许这就是莱克特博士所说的“挫败感”吧。无法实现的想法与期许,使他非常迫切地想要搞清楚与麦德斯接吻到底是什么感觉,他应该表现得保守点还是主动点?他的手是该放在麦德斯的颈部还是该抓住他的衣领将他拉向自己?这个吻将会持续多久?还是直到麦德斯觉得亲吻不能满足他而将他的嘴唇滑向休的下颚直至脖颈?而他的双手是否应该开始撕开他的衣服呢?....


休合上了双眼,咬住下唇,他的身体再一次为之变化,无法抑制的强烈,贪得无厌。他察觉到了一丝香烟的气息,就像麦德斯站在他身边一样。微微睁开双眼,休发现了地上的还未吸完的香烟。


他太渴望麦德斯的味道了。


不,他不能这么做!这样实在是太愚蠢了,太危险了!要疯了!


这里人头攒动。如果有人看到他怎么办?如果他看到他怎么办?……


快速地弯下腰,休捡起了那支香烟。他的手指颤抖的很厉害,以至于他害怕将烟头失手抖掉。还是无法相信他竟然真的这么做了,他将香烟放在唇上。就在碰触到滤嘴的一瞬间,他狠狠地吸了一口,这是他人生第一次吸烟。他感到有些眩晕,不知道是因为吸烟还是其他什么,他全身充斥着麦德斯的气息,他在细细品味着他的气息。这种前所未有的愉悦感刺激着休的每一丝神经,在歇斯底里的边缘徘徊着。他笑了,眼泪却悄无声息地汇聚在了他的眼眶中。


“我爱你,麦德斯·米克尔森。”他喃喃地道,“我真是个彻头彻尾的傻瓜。”



TBC

评论(6)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