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斯赫妮

自娱自乐 勿上升蒸煮

©密斯赫妮
Powered by LOFTER

【Hannibal RPF】My Obsession 如痴如狂 03

My Obsession 如痴如狂 03

by Alysana


Hannibal (TV) RPF/美剧汉尼拔真人/慢热

Mads Mikkelsen麦德斯·米克尔森/Hugh Dancy 休·丹西


翻译自AO3,由于始终联系不上联系作者,我又非常喜欢这篇小说,就决定先翻译着,侵删/勿转/自娱自乐


第一章  经验尚浅

第二章  香烟的气息


拖延症晚期/本章有休·丹西独自驾车的场景/未成年勿入


====================


第三章   疑虑与折磨


稍事休息后,休回到了拍摄现场,他走到刚被布置好的“停尸间”布景前。表演系二年级学生史蒂夫正坐在尸检台上,享受着特效化妆师将他变成一具尸体。在这一场中,受害人死于一种恶劣的皮肤感染,也就是说史蒂夫全身将会遍布腐烂的溃疡。


“这真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一个低沉的声音钻入休的耳朵。


这个英国人被吓了一跳,他完全没有注意到麦蒂斯已经站在他的身后。


“刚才布莱恩跟你说了些什么?”休略带紧张地询问道,极力避免着与这位同事有任何的眼神接触。双手开始不受控制地轻颤着,他又觉得有些眩晕了。


麦德斯稍稍偏头看向休,说道:“没什么特别的,我们只是讨论了一下下周的安排。”


一时语塞,休局促地用手捏了捏脖颈。真是愚蠢到家了,不仅问了不该问的问题,还得到了一个毫无疑义的答复。真的有点可悲。


麦德斯看向正在化妆的学生,并对其洋洋自得的姿态感到有些无奈。尽管史蒂夫只是名二年级的学生,却有着很强烈的优越感,因为正当他在参演一部炙手可热的电视剧时,其他同学可能正在某个廉价广告中担当群众演员。


“我想我并不羡慕他。”丹麦人深思着什么,看着特效化妆师谨慎地在史蒂夫稚嫩的脸颊上涂抹着某种厚重的硅胶。“这玩意,呃,‘死亡’妆容,闻起来糟糕透了,就像廉价塑料燃烧的味道。不仅不容易清理掉,还会腐蚀皮肤。我想我一点也不羡慕他……”


“他应该也不想被化妆成这样吧。”休觉得自己的心脏跳得更快了。见鬼!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现在的他甚至无法冷静地与麦德斯共处一室。


“是啊,可能还会有更夸张的。”麦德斯轻笑了一下,“比如说,布莱恩最终还是决定将‘拔杯’搬上荧幕。”


就像突然是被人击中后脑勺一般,休感到一阵钝痛。他缓缓地抬眼看向丹麦人,“你想说什么?”


“呃,你知道的,我并不是个厌恶同性恋的人。”麦德斯笑了,“但我还是倾向于遵循传统,尽可能地原汁原味地展现哈里斯的这部小说。希望布莱恩能够认同我,并加入一位与汉尼拔真正般配的女性角色。因为这种所谓的‘兄弟情’……”他停下,稍事思考,看着有些许疑惑的休继续道:“你知道的,如果以前的电影改编就是在讲述同性之情的话,那么我们以‘拔杯’的感情为主线也是合情合理的。但事实并非如此。而且,我已经出演过太多的同性恋角色,再出演类似的角色让我感到厌烦。就算是演绎上百次,我也永远不会感到适应。还是亲吻女人更让人赏心悦目啊。要不是吉莲·安德森已经接了新剧,我还真是有些期待汉尼拔与贝德莉娅之间能发生些什么。”


麦德斯开玩笑似的拍了拍休的肩膀后,向杰克探长的扮演者劳伦斯·菲什伯恩走去。按照计划,他们将要在“停尸间”拍摄一场对手戏。休站在原地,试图消化着刚才的对话。难道麦德斯的意思是他并不认同这种兄弟情?还是他认为“斯卡莉探员”比“不稳定的侧写师”更吸引人?


“你到底在想什么?!”一个略带苦涩的声音在休的脑海里闪过,“可恶!他是一个早早就有了家室的人,也是两个孩子的父亲……从你们的交谈中完全没有任何迹象能够说明他会对你感兴趣。难道你期待着他会让你亲吻他吗?哈!他只是搞不懂你到底想要从他那里得到什么。这一切都是你那自作多情的大脑在作祟,让你误以为麦德斯会跟你一样!”


脑海中的声音一如既往的严厉刻薄,却又一如既往的一针见血。休感到极度的痛苦与绝望,就像有人用一把钝剑刺穿了他的喉管。他用手扶了扶前额,试图让自己保持镇定。他的指尖散发着一丝似有似无的气息。这,这是香烟的气息!他像是怕被发现似的,惊慌失措地看了看四周。大家都在自顾自的忙碌着,拍摄将在十分钟后正式开始,没有人注意到休的失态。


此时此刻,休所能感受到的只剩这香烟的气息,麦德斯的气息。他真希望布莱恩可以在之后的剧情中对汉尼拔和威尔的感情进行展开,这样麦德斯可以顺理成章的亲吻他,哪怕只是为了拍摄效果。休感到无法自拔,却不敢再期许更多。


在这天剩下的时间里,休一直处在浑浑噩噩之中。工作结束后,他拎着一打健力氏黑啤,回到了NBC为他准备的公寓中。这个演员将剧本仍在床上,用手搓了搓脸颊。指尖的气息几乎已经褪去,他抑制不住地将手指贴近鼻子,像个瘾君子一般拼命地寻找着残留的一丝余味。


脱下衣服,只穿了内裤。本应该去洗个澡的休,呻吟着一头栽倒在床上,心力交瘁,却又深陷其中。那些带着丹麦口音的嘲笑声萦绕在耳边,挥之不去。“你知道吗”“我已经演够了同性恋”“真是令人厌恶”“还是亲吻女人更让人感到愉快”“你知道吗”“你知道吗”


不!看在上帝的份上!他什么都不知道!休翻身平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他还记得麦德斯曾经演绎过的那些同性恋角色,每一个角色都被刻画的入木三分、真假难辨。这只能说明麦德斯是个好演员吧。哦不,麦德斯简直是个出类拔萃的演员!那些他曾经获得过的奖项可以作证。


休稍稍偏头,看向在他身旁的堆着周末必须完成的“家庭作业”——剧本。整整八十页。去他妈的工作!去他妈的生活!


他愤恨地伸手将这些“家庭作业”推开,散落了一地。拿过放在床头的笔记本电脑。好吧,现在是时候了解一下到底什么是麦德斯所提到的“拔杯”。他早该这么做了。


选择了最直截了当的方式,在谷歌搜索中输入了“拔杯”。屏幕上显示着将近25000个搜索结果。休不由自主地吞咽了一下口水,随手点开了一个链接,铺天盖地的图片映入眼帘。血液冲上了休的脸颊,房间里也变得燥热起来。突如其来的冲击使原本就有些紧张的休显得更加的束手无策。那些原创的漫画,那些被再次编辑过的图片,全部毫不掩饰地、大张旗鼓地展现在屏幕上。修图软件真可谓是鬼斧神工,因为它不仅让休有机会“品尝”了麦德斯,还让他在不同的场所穿着不同的服饰用着不同的姿势“品尝”着麦德斯。有一张图片中休甚至穿了黑色丝袜。黑色丝袜!那些图片让休深刻地体会到影迷们疯狂的想象力,有些甚至可以称得上“骇人听闻”。一分钟也不想再看下去了,休颤抖着双手关闭了对话框,落荒而逃。


“不能假装没看过这些。”休自言自语着,企图让自己平静下来。是的,这太难了。他无法理解为什么这些被人臆想出来的东西可以被称之为美。也许刚才极其短暂的浏览是无法做出这样的评论,但对于休来说已经足够了,甚至是那个年轻有为的侧写师也难以接受。


但是,他还是决定再试一次。再一次打开浏览器,输入那可怕的关键词。这一次他避开了图片,直接点开了推荐页面。看上去那里面充斥着大量的文学作品,描述着汉尼拔与威尔之间微妙的关系与情感。对于休来说,这些文字看起来“友善”一些,至少没有图片那么直白,至少仅限于角色而非演员本人。但这也仅仅说明他不会再像第一次看到图片那样失态了。他花了将近半个小时的时间试图选择阅读其中一篇文章,当然仅此一篇。


“哦,上帝……”休喃喃自语,打开了其中一篇最为热门的文章,读了起来。


文章是依照汉尼拔电视剧的剧情展开的,这让休觉得可以接受,无伤大雅。作者的文笔简洁,故事情节流畅。但两个角色之间暗藏着的情感纠葛逐渐浮出水面,就像是潜伏在细胞中的病毒,蓄谋已久。起初汉尼拔只是有意无意地与威尔眼神交流,随后由于“倾盘大雨”他提议让威尔留宿。“你来时并没有带着雨伞或是穿着雨衣,作为你的医生和朋友,我不能让你独自一人出门,威尔。”接下来的桥段使休的心跳加速。莱克特博士简单而又委婉地就扭转了局面,而威尔·格雷厄姆不由自主地放下戒备。当威尔在他的医生面前俯首系颈时,休的瞳孔微张;当这个侧写师开始用他的双手摩|挲着汉尼拔时,休的手指抵着自己的嘴唇;当格雷厄姆终于用双唇取|悦汉尼拔时,休咬住了自己的手指。


他在嫉妒着威尔。是的,没有人能把这一幕搬上荧幕,哪怕是特别放送也不可能实现。休的眼光闪烁,无名的电流从双脚缓缓地聚集在头顶。双眼紧盯显示屏幕,如饥似渴地阅读着,简单文字迅速地被转变为生动的画面。衣冠楚楚的莱克特博士近乎粗辱地将威尔推倒在餐桌上,餐桌坚硬的边缘刮伤了他的背部,火辣辣的。是的,休感觉到了疼痛。汉尼拔附身看向他,双唇滑过他的颈部,留下一丝殷红的斑点。


激烈的晃动使昂贵的红酒从餐桌摔落在地上。休仿佛听到了玻璃与地板碰撞发出的声音,闻到了在尚未完全氧化的酒精味与成年老酒特有的肉香味中附着着香烟燃烧后的气息。莱克特博士从不吸烟,而莱克特博士也不复存在,只剩下那个褪去他的衣服、揉搓他的臀|部、分开他的双腿的人。那人仿佛就是麦德斯·米克尔森。


休合上了笔记本电脑,紧闭双眼,呼吸沉重,汗流洽衣。太不可思议了,简单的文字却使他乱了阵脚。不去看,不去听,不去想。这样的情节是永远不能发生的,天知道他为什么要这样折磨自己。


休自暴自弃地将脸埋在毛毯中,身体却无法掩饰地兴奋异常。他从未像渴望麦德斯那样渴望过任何人。眼前浮现出记忆的片段,强烈、生动、真实。低沉的声音,戏谑的笑容,温热的呼吸,强壮的臂膀。那双手,闻起来有一丝香烟的气息,长年吸烟让他的手指间永远有着这样的气息。休将自己的手指抵在了嘴唇上,仿佛那是他的手指。眯起双眼,缓慢地舔|过手指,想象着麦德斯的脸庞,充满了渴望。


那个丹麦人的声音应该听起来有些沙哑,有些煽情,有些期待。他臆想着那深沉地声音颤动着他的心弦。哦,可怜的休心甘情愿为之付出一切。


休的手划过身体。手指蘸着唾|液,留下了湿|热的痕迹。他从未这样做过,甚至在青少年时期也从未有过这样的经历。出生在宗教家庭的休,像“自娱自乐”这样的念头会被认为是非常不体面的,甚至会被看作是通往天堂的绊脚石。他已经将近四十岁了,就在今天下午,才平生第一次吸烟。那么其他的事情呢?反正这是他的身体、他的生活,不会有人知道的......


休探入手指,那里紧实且温热。“麦德斯是不会有机会感受到这种愉悦!”这个英国几乎报复地想着。正如他所想的那样,这种感觉远远地超越了女人。休舒展身体,缓慢地挪动着,自虐般地幻想着那个看似冷静甚至有些冷淡的丹麦人。而心中的渴望却不瘟不火、不近不退。指尖深|入,无意识地碰触到了一点。在那一刻,休知道之后一切将会来得很快。他反复重复着同样的动作,溢于言表的亢奋使身体无法抑制的痉挛着,无数细小的电流在体|内横冲直撞地寻找着出口。


手机在枕边突然响起。


该死的!休想要知道到底是谁这么不适时宜!


麦德斯在手机屏幕里看着他,一张不久以前拍摄的照片。即便这仅是个代码集成体,但丹麦人还是给出了个通晓一切的笑容。就像他能看到休一样,就像他能看穿休一样。电话的一端,麦德斯听着“滴滴”声等待着休接听电话,而另一端,休看着屏幕上麦德斯继续着之前未完成的动作.......


一阵头皮发麻,休低吼一声,猝不及防的释|放了。


休觉得有些可笑,因为这是他平生第一次在电话铃声中释|放自我。


“可恶的混蛋!”休心里暗暗骂道,无奈地拿起了电话。


“你好,麦德斯。”



TBC


评论(15)
热度(31)